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ww.890555.com >

汪涵和杨乐乐在一起了吗?

2019-10-21 17:33      点击次数:

2004年初,汪涵担任《玫瑰之约》的男主持,而女主持人则在杨乐乐和艾燕中挑

  2004年初,汪涵担任《玫瑰之约》的男主持,而女主持人则在杨乐乐和艾燕中挑选。 当时,杨乐乐正在和一位摄影师热恋,那人大她19岁,结过婚也离过婚。尽管乐乐和他爱得浑然忘我、义无反顾,这段感情却不被人看好。杨乐乐觉得纯粹的爱情应该没有年龄的限制,不应受世俗的约束。这事闹得沸沸扬扬。乐乐的父母强烈反对,乐乐的朋友也不支持。但乐乐却我行我素,当摄影师男友千里迢迢到湖南来看她时,乐乐勇敢地牵着他的手漫步在长沙街头。汪涵也听说了杨乐乐的事,他从内心里佩服这个勇敢的女孩,并默默地为她祝福,希望她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戏剧性地为这段恋情画上了句号。那天,杨乐乐和她的男友开车到深圳的海边为一本时尚杂志拍照片。当他们燃起篝火准备拍照时,火堆里突然发出一声爆响,由于太突然,杨乐乐愣在了原处,等回过神来,才发现男友早已远远地跑开了——就是这被人“遗弃”的一幕,终结了他们之间的一切。杨乐乐无法原谅男友的表现,无法原谅在那种意外的安危关头,他竟然轻易地丢下她独自“逃生”。 那天,郁闷的杨乐乐一个人在街头走着,夜风带来丝丝凉意,天空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杨乐乐突然发现头顶上多了一把雨伞。汪涵撑着雨伞,担忧地看着她。他像一个老友般地揽住乐乐的肩膀说,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就好了,我愿意和你分担不痛快……注意身体,别着凉了。 为了开导杨乐乐,汪涵讲起了自己和前妻的故事。他们也曾爱得浪漫而激情四射,他曾在情人节的晚上开车到另一个城市去,为的只是见她一面,他什么都没带,所谓情人节的礼物只是一块巧克力,两人分享后,他又冒着大雨往回赶。26岁那年,江一燕:和胡军演激情戏很尴尬(图),他们结婚了,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两年后,他们的姻缘就走到尽头,她去了新西兰。汪涵有些伤感地说,也许那时候大家都年轻,不懂得化解一些矛盾,不知道珍惜,更不懂得一份感情只有细水长流才会长长久久,只是现在才觉得很遗憾。末了,他轻轻地拍了拍乐乐的头,叹了一口气说,乐乐,一定要珍惜眼前的人啊。 杨乐乐若有所悟地点点头,那天晚上,他们走了很久很久,也走了很远很远,他们敞开心扉,彼此慰着对方的伤痛。两人撑着一把伞,走在灯火辉煌的路上,这个夜晚杨乐乐的心中有种奇异的感觉。 虽然双方都曾做出努力,杨乐乐和男友的感情还是寿终正寝了。2002年冬天,他们分手了,曾经那么用心地爱,却无法挽回注定的结局,那段日子,杨乐乐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想通过工作来忘记痛楚。而汪涵一直在杨乐乐身边陪伴她,讲笑话逗她开心,拉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在汪涵的帮助下,杨乐乐渐渐走出失恋的阴影。 假戏出真情 因为电视台对改版的《玫瑰之约》寄予厚望,整个节目组每天都在加班。有一天下班比较晚了,汪涵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的包忘在台里,便回去取。演播厅里的灯还亮着,杨乐乐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温柔而亲切地说着台词:“欢迎来到《玫瑰之约》……” 乐乐说到中途卡住了,汪涵刚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来:“哦?忘词啦,重新再来。”乐乐的脸刷地一下红了。汪涵对有些尴尬的杨乐乐说:“怎么不叫上搭档呢?来,我们一起练吧!” 两人排练结束,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杨乐乐就请汪涵去吃夜宵。杨乐乐带汪涵到了一家米粉店说,我刚从重庆来到湖南时挺寂寞,有一次独自在这里吃夜宵,辣辣的味道让我想到了家,所以一个人常常喜欢往这里跑。汪涵心中瞬时升起几分怜惜。 此后,汪涵和杨乐乐经常一起加班,饿了,他俩就跑到小餐馆煮碗米粉;累了,两人就在办公桌上趴着睡一会儿。 除了《玫瑰之约》,杨乐乐和汪涵还一起主持《音乐不断》,用杨乐乐的话来说,她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工作和汪涵联系在一块,与此同时,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那段时间,两人一起工作、吃饭、逛街,几乎形影不离。杨乐乐发现汪涵和自己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喜欢小动物,都不喜欢山珍海味,更喜欢湖南小吃和简单的生活。当杨乐乐知道汪涵一直在默默地资助一位贫困山区的孩子读书时,她感动了,她知道,有一颗慈悲之心的男人是可以依靠的。每次看到汪涵,她的心中都会升起一股温暖。 2004年5月,新改版的《玫瑰之约》播出,观众反响强烈,电视台的电话不断,节目组的同事们忍不住拥抱欢呼起来。当汪涵抱着杨乐乐的时候,她的脸绯红,害羞地低下头,一种莫名的情愫在空气中默默地传递。那一瞬间,杨乐乐突然觉得,是汪涵让她再次看到了爱的光芒,在相拥的那一刻,或许在更早的时候,那个长沙城湿漉漉的雨天,她的心已经不知不觉地“沦陷”了。然而,杨乐乐并不敢确定汪涵对自己的感觉,她的内心还在等待。 恰好下一期的《玫瑰之约》要做“办公室恋情”的节目,杨乐乐和汪涵要表演一出情景剧,剧中设计了一句台词,汪涵要对“上司”杨乐乐说:“我喜欢你。”节目在大街上录制,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句话,对汪涵来说有点难度。出镜时他小声地含糊带过,导演大声喊“Pass”。这时,杨乐乐突然灵机一动,大声问:“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汪涵被她这么一激,竟大声喊道:“我喜欢你!汪涵喜欢杨乐乐!”在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人深情地对视,千言万语,都蕴涵在这句深情款款的表白中,这是在演戏还是真实的生活,竟然叫人无从分辨。当局者迷,旁观者亦迷,路人纷纷围上来看稀奇,汪涵不禁有些尴尬,杨乐乐也羞红了脸。 那天晚上收工后,汪涵一个人开车准备回家,看到杨乐乐在电视台门口招手打的,汪涵在她身边停下来,要送她回家。因为中午的一幕,车上,两个人都有些沉默,后来杨乐乐小声地唱起了梁静茹的《勇气》:“我们都需要勇气,去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们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汪涵也禁不住轻轻地跟着哼起来,杨乐乐突然问,今天你说的是心里话吗?汪涵刹住车,他转过头,对杨乐乐说,是的,这一直是我想对你说的。乐乐,我虽然经历过失败的婚姻,但我并不惧怕爱情,认定了的爱,我将义无反顾。杨乐乐觉得这个外表幽默大大咧咧的男人其实有着温柔而细腻的内心世界,更可贵的是,他在经历了风雨以后依然保持着对爱情的纯美向往和执著追求,这令她怦然心动。 那天敞开心扉后,杨乐乐重新获得了爱的勇气。她沉浸在幸福中,然而,由于工作繁忙,两人相约不因为感情而耽误事业的发展。在分开的日子里,杨乐乐和汪涵就通过电话、短信保持着联系。汪涵都变成了“短信狂人”,从工作项目到午饭吃什么,气温下降时提醒杨乐乐多加衣服。每次汪涵发给杨乐乐的短信,她都要看好几遍,并保存在手机里舍不得删掉。在逐渐深入的交往中,杨乐乐发现汪涵的爱像一股清泉,缓缓地流入她的心田,滋润着她渴望爱情的心灵。他们的恋情在台里已成了“公开的秘密”,每个人都向他们投来真挚的祝福 玫瑰花开有爱情 从2004年末到2005年初,《玫瑰之约》遭遇了寒流,当时流传多种消息,说汪涵和杨乐乐这对搭档可能被拆散,节目可能停播。杨乐乐得知后情绪有些低落,她把自己的苦恼告诉了汪涵。 汪涵安慰她说:“观众们都说我们是天生一对,怎么会这么容易被分开?开心点,别想那么多了,不如我给你唱首歌吧。”说完,他扯开嗓门旁若无人地唱起《多拉A梦》的主题曲,汪涵戴着那副标志性的眼镜,摇头晃脑的样子特别像机器猫,杨乐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汪涵趁势握着乐乐的手深情地说,即使这个节目被取消,它在我们心中却永远存在,因为我们的相爱就是真实的生活版的“玫瑰之约”! 由于观众的支持和湖南卫视对品牌节目的重视,《玫瑰之约》最终保存下来,并进一步改版。2005年初,汪涵和杨乐乐再次搭档主持录制的首场变脸节目,观众掌声响起,杨乐乐被嘉宾的情绪感染,忍不住发了一条短信给汪涵:我终于知道自己舍不得《玫瑰之约》的原因,因为它让我明白,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遇到你是我这一生的幸运,我们都要好好经营这段感情,决不要让爱错过! 经过一年多的相恋,汪涵和杨乐乐的感情随着《玫瑰之约》一起成长起来。在初恋的浪漫情怀过去后,杨乐乐觉得和汪涵在一起,更多的体会是“家”的感觉。休息时,他们一起去打高尔夫球,一起去骑马;有时一起到汪涵家中看侯孝贤的电影,躺在用青砖铺成的地板上,看着美丽的画面从眼前流过。 有一次,汪涵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说:“人的激情和热情有时是会发生变化的,只有亲情永远不变,要想爱情长久,就要赶快把它变作亲情。如果再多一点浪漫,那就真的是神仙眷侣了。”这段话正是汪涵对他和杨乐乐的感情的诠释。 2005年9月,韩剧《大长今》在湖南卫视热播,《玫瑰之约》暂时停播,杨乐乐和汪涵有更多的时间来经营他们的爱情了。国庆七天长假,两人决定一起去杨乐乐的家乡重庆。为了讨两位老人的欢心,汪涵专门拜师杨乐乐,学说了两天重庆话。 到了重庆,汪涵的重庆话果然让两位老人眉开眼笑,杨乐乐的母亲做了一桌好菜招待汪涵,汪涵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漂亮的红色盒子,里面装了一条耀眼的铂金项链,他亲手给杨乐乐戴上。二老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10月8日,汪涵的父亲也飞到长沙,看过儿子录制节目后就去看乐乐。杨乐乐格外紧张,她不停地问汪涵,你爸爸会不会不满意我呀,汪涵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着说,傻瓜,我爸今天还在催我呢,他说乐乐是个好姑娘,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李某是河北南宫市人,案发前住昌平区沙河镇。大专毕业后,李某一直在北京打工,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期间,认识了比自己大3岁的同事苑某。2011年8月,李某与苑某确立恋爱关系。

  2019合肥小学学区划分范围详情(瑶海区/庐阳区/蜀山区/高新区/新站区/包河区

  公诉人认为,此案反映出外出务工人员在如何处理感情寄托方面存在问题,具有社会普遍性,考虑到姚树有自首情节,请法院给予适当的处罚。考虑到姚树的幼子,司法机关采取了人性化的措施,进行了司法救助,将孩子送到福利院,目前孩子已被好心人领养。庭审最后,姚树哭着感谢司法机关的救助,并请求法院判自己死刑。“请告诉我的大女儿,不管小弟被谁领养,都是我们家的人,一定要把小弟找回来。”听到姚树的话,他旁听席上的家人纷纷落泪。(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李某说,她曾告诉家人和苑某很要好,并推掉家人为她张罗的其它相亲事宜。2012年4月,李某查出怀孕,出于种种原因,李某做了流产手术。不久,李某和苑某开始为琐事口角。医院的病历显示,2012年10月开始,李某多次就医并开具失眠类药物,并在家人陪同下去扎过五六次针灸。医生对李某的印象是,“精神衰弱,看着不精神,睡不着觉,听说是因为交朋友的事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