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

四川记忆丨陆游在荣州70天(三)

2021-07-03 11:55      点击次数:

陆游自小勤奋好学,特别注意攻读兵书,学练剑术,每当父亲同友人、学者秉烛夜谈时,正是小陆游增长见识的好机会,他总是一声不响地坐在一旁,凝神倾听,铭记心坎。这种家庭亲友间的爱国思想和高尚情操,他耳濡目染,熏陶默化,很早就立下上马击狂胡,下马草

  陆游自小勤奋好学,特别注意攻读兵书,学练剑术,每当父亲同友人、学者秉烛夜谈时,正是小陆游增长见识的好机会,他总是一声不响地坐在一旁,凝神倾听,铭记心坎。这种家庭亲友间的爱国思想和高尚情操,他耳濡目染,熏陶默化,很早就立下“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的报国壮志。为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陆游还走出书房、遍寻奇士习武。

  少年学剑白猿翁,曾破浮生十日功。玉具拄颐谁复许?蒯缑弹铗老犹穷。床头忽觉蛟龙吼,天上方惊牛斗空。此梦怪奇君记取,佩刀犹得世三公。——《甲午十一月十三夜梦右臂踊出二小剑长八九寸有光既觉犹微痛也》

  1174年冬月十三的晚上,寒风呼呼,陆游倍感寂寞,倒了一碗酒,独自饮起来。眼望着墙壁上挂着的宝剑,愁情涌上心头。想想自己年青的时候拜“白猿翁”老侠士为师,学得了一手精湛的剑术。“十年学剑勇成癖,腾身一上三千尺。”身手矫捷,穿上一身夜行衣定能飞檐走壁。可惜自己满腔报国豪情付东流,年过五旬生活贫困,流落偏僻的荣州。

  窗外寒风越来越大,有几分醉意的陆游和衣倒头,突然狂风呼呼,雷电交交,一条蛟龙腾空而出,一道紫光掠过天空,风雷顿停,一条满身散发出紫光的青牛向陆游飞奔而来。陆游不由一惊,赶忙用左手臂捂住眼睛。突然,他感觉右臂有点酸痛,听见嘶嘶的声音,扭头一看,右臂长出两只八九寸小剑。紧接着,陆游听雄浑的声音仿佛从遥远地方传来:“你收藏好剑,它能帮你斩妖除魔。”声音过后,紫光一下子消失。

  陆游一下醒来,摸摸右臂,隐隐作痛。窗外风声依然,陆游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

  俗语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陆游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志在恢复”的理想。在偏僻的荣州如此,在好山好水的嘉州亦然。记得,前年的一个冬夜,“摄知嘉州事”的陆游腰间的那柄长剑就曾经“鸣不平”。

  幽人枕宝剑,殷殷夜有声。人言剑化龙,直恐兴风霆;不然愤狂虏,慨然思遐征。取酒起酹剑:至宝当潜形,岂无知君者,时来自施行。一匣有余地,胡为鸣不平?——《宝剑吟》

  他不是侠客,也不是军人,而是一位满腔报国热情的诗人。状元红心水论第一高手,每天身佩宝剑,形影不离,宝剑胜似亲人和朋友,晚上睡觉还要把宝剑放在枕头下面。这把宝剑非常的是奇怪,极通人性,每当夜深人静就会发出轰隆隆的啸鸣。传说这种有灵气的宝剑能够化作飞龙,纵横驰骋,所向无敌,难道他的那把宝剑也能够化成蛟龙?那样的话恐怕它还会兴起风暴雷霆呢?既然这样,请别禁锢这条蛟龙,就让它尽情的鸣叫,肆意的腾飞吧!蛟龙之所以啸鸣,其实并不只是兴风作雨,而是痛恨敌寇猖狂,雄赳赳,起昂昂的想要去杀敌远征。

  他的这把宝剑真是太神奇,只有美酒能够激发出无穷的潜能,那就满满的倒上一杯美酒好好的祭祭它吧。劝慰这“珍宝”不要锋芒毕露,夜夜啸鸣,潜伏起来隐迹藏形,相信会有你施展才能那一天。宝剑呀,宝剑,这世间即使没有你的的知音,也不要发出不平的啸鸣,时机到了自然会有你施展本领机会。不过,我想问问你,剑匣中已有你活动的余地,为什么还会发出不平的鸣声呢?

  宝剑在鸣不平,其实是为那位清瘦的诗人,清瘦的陆游心中的报国壮志难酬在鸣不平、呜咽,在申诉……

  寒冷的冬夜,身在荣州的陆游,他的梦里右臂“踊”出八九寸的两只二小剑,何尝不是诗人为壮志难酬在“隐隐作痛”呀!

  南宋荣州刺使署位于城西北的清富山,山巅建高楼,唐称“郡楼”。楼内有堂曰“昭德”,为晁公武所建。因祖居开封昭德坊,人称“昭德先生”。陆游闲暇常常散步于清富山。

  笑唤枯筇蹋夕阳,探春聊作静中忙。高枝鹊语如相命,幽径梅开秪自香。苔蚀断碑惊世换,钟来废寺觉城荒。谪仙未必无遗恨,老欠题诗到夜郎。——《昭德堂晚步》

  夕阳懒散地照着山脚的那片竹林,陆游从“高斋”出发沿着那条石板小路,踏上去荣州刺使署“昭德堂”的小径。路边大树的枝头归巢的喜鹊在无忧无虑的戏闹,一阵梅花的清香扑鼻而至,举头望去,草丛中有株梅花正在肆意开放。陆游情不自禁想起年少时偶遇梅花的情景。

  1144年冬天,第一次“高考”失败的陆游,怀着落寞的心情,踏着深冬的寒风到野外郊游。一座断桥边荒草丛中的一株一株怒发的梅花,深深的折服了陆游,他诗情迸发,不由得吟哦起来。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卜算子·咏梅》

  深冬的天空,苍茫深远,叶黄草枯,一片荒凉。断桥旁边,杂草丛生,有一股清香袭来,陆游循香而望,眼前一亮,有几株梅花默默的开放。陆游痴痴看着那一丛丛默然开放的梅花,心潮起伏,真是想不到呀?如此清幽的绝俗、出于众花之上的梅花,竟开在郊野的驿站外面,并且紧临破败不堪的“断桥”,不怕寂寥荒寒,也不在乎别人的冷落。

  陆游不禁感慨万千:这梅花呀!既不是官府中的梅,也不是名园中的梅,而是一株生长在荒僻郊外的“野梅”呀。它既得不到应有得护理,也无人来欣赏,随着四季代谢,它默默的盛开,又默默地凋落。它孓然一身,四望茫然……有谁肯一顾呢?它是无主的梅哟。无主的梅花,居然如此灿烂的开放,多么让人钦佩呀。这孓然一身、无人过问的梅花呀!何以承受这般凄凉呢?黄昏将近,它们是怎么承爱寒霜风雪呢?

  陆游任思绪漫飞,他一下子豁然开朗,满脸的愁绪舒展开来。我不就如一株梅吗?做一朵梅花真好。你看,春天百花怒放,争丽斗妍,可是梅花却不拼命的去争这美好的时光,严寒先发,只是有一点迎春报春的赤诚。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着春泥更护花。”虽说梅花凋落了,被践踏成泥土了,被碾成尘灰了,但是它那“别有韵”的香味,却永远如故,一丝一毫也改变不了呵。这不正是我陆游所向往的吗?

  “高枝鹊语如相命,幽径梅开秪自香。”通往照德堂的小路旁边的荒草丛中飘来的缕缕清香,唤醒了陆游美好的青春记忆,陆游一边走一边浮想起来:唉,岁月如流水呀!你看,荒丛中那些长满青苔的残缺的墓碑,足见时代变迁之快;你听,晚钟的声音低沉清脆,更让人感觉出荣州城的“荒凉”。古往今来才学优异的人哪个不感到悔恨,想想“昭德先生”的品德,不也如小径旁的梅花充满馨香,如此说来,我陆游老来能够在这里吟诗题名也是一种幸福的事情哟。

  年少时断桥旁的“野梅”和荣州“昭德堂”小路旁的“野梅“都充满醉人的馨香,都催人奋进。其实,老零落成泥香如故的梅花,三十年前就开启了陆游人生新的旅程。从那以后,陆游一生爱梅,咏梅。“我与梅花有旧盟,即今白发未忘情”,梅花是诗人的自喻,诗人的化身;他视梅花为红蓝知己,注入一往情深的酒诗:

  忽然酒生兴,一醉须一石。把酒梅花下,不觉日既夕。花香袭襟袂,歌声上空碧。我亦落乌巾,倚树吹玉笛。——《大醉梅花下走毛赋此》

  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梅花绝句》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梅花绝句·其二》

  宋代的荣州富义门,就是东门。出东门外一里的山,自然叫东山(又称大佛山,或真如崖)。“啸台”在东山的半山腰,有一题刻“啸台”。台面宽约3米,长25米,天然一个长方形的观景台。在此登临可穷目千里,嘉州名山,烟雾弥漫,荣州景致,一览无余。相传黄帝之子玄嚣打猎时在此小憩,是为“嚣台”。又传魏晋名士孙登来荣,登台长啸,其声悠扬,如凤凰之音。北宋称此为“孙登啸台”。

  老惯人间岁月催,强扶衰病上崔嵬。生为柱国细事尔,死画云台何有哉!熟计提军出青海,未如唤客倒金罍。明朝日出春风动,更看晴天万里开。——《登东山》

  小疾初愈,陆游无意间从镜中看到自己满脸的愁云,新添的白发,感觉自己愈发衰老了。生命在于运动,陆游突然想登东山舒活舒活筋骨。说走就走,陆游拄着拐杖就向东山进发,气喘吁吁爬半山腰,站在“啸台”已经满头大汗,陆游深呼一口气,举目远望,烟雾茫茫,他不由得感慨万千:对于一个为官者来说,他们没有什么是小事情,为老百姓办事应该鞠躬尽瘁,即使生前没有得到赞赏,死后以“图画”方式追授其“功劳”也不错。山风呼呼,陆游突然觉得心胸开阔起来。唉,我与其咄咄逼人的提出领军抗金的计谋,还不如叫店小二倒杯酒来。明天是个艳阳天,我还要再登东山站在这里极目远望,看万里晴空次第开……

  “走,我们到山上的‘佛来醉’喝酒去。”陆游大声地对随行的仆人说。言罢,那厚得的喘气的声音沿弯弯曲曲的山路向上而去……

  “东山”是陆游经常游历的地方,他是‘佛来醉’农家乐的常客,每每吃醉了酒下山,陆游常坐在小径旁边的一块小石头上歇息,听林中群鸟欢乐,任山风吹拂。

  “啸台”是陆游抒情“平台”。宋时“啸台”背山面水,风明水秀,山上苍松翠柏,古木参天,浓阴蔽地,所以有“松阴枕石放吏衙”(《初到荣州》),斜对面的旭水河碧波荡漾,一叶轻舟点水飘然,岸边垂柳迎风摇曳化成了“啸台载酒云生屦(jù),仙穴寻梅雨垫巾”(《别荣州》)、“浣花江色绿如黛,春风艳艳浮轻舫。行当系缆柳阴下,仰听莺语倾香醪”(《斋中夜坐有感》)的画面。

  当然,陆游还踏着春风来到啸台“客中随处闲消闷,来寻啸台龙岫。路敛春泥,山开翠雾”(《齐天乐•三荣人日游龙洞作》);他也害怕啸台引起自己无尽的情思:“水绕山园,烟昏云惨,纵有高台常怯登”(《沁园春•一别秦楼》);啸台的风月对于诗人又是“消苦解愁“的妙药:“明朝日出春风动,更看晴天万里开。”(《登东山》)“脱尽名利缰索,世界元来大”(《桃园忆故人》其三)。

  胡为民,语文教师,四川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散文集《善待生活中的不完美》,蚂蚁小说集《一米高的母爱》等。